小亲昵??作者:零幽馥
????《小亲昵》/零幽馥

????苏梨做了一个十分悠长的梦,悠长到让她怀疑人生,感觉把一辈子的梦都一次性做完了,直至冰凉的针头扎进她的血管,这一丝刺痛让她微微皱了皱眉,手指也跟着往回勾了勾,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鬼哭狼嚎。

????“医生、护士,她动了,又动了,动了,你们看见没有?”

????“眼皮刚刚也滚动了两下。”

????“我看见她伸舌头了!”

????“她伸舌头干什么?”

????“我靠,大梨子,你他妈不是在跟我扮鬼脸吧?”

????……

????意识渐渐回笼,苏梨准确辨认出声音的来源就是她关系铁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且还对她没任何非分之想的男闺蜜——尤剑。

????这丫青春期变声没注意保护声带,一不小心从小奶音进化为破锣嗓子,可把苏梨嫌弃坏了,一度对他爱理不理,也不乐意找他玩了,还是他哭爷爷告奶奶才挽留住他们之间那“脆弱”到不堪一击的友谊。

????呼啦啦,狭窄的病床瞬间被团团包围,密不透风,唯一的光线也被遮蔽的严严实实,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拿着各种检测仪器在苏梨身上照来照去,并不断呼唤:“秦夫人、秦夫人,您能听见我说话吗?”

????尤剑眼尖的看见苏梨不易察觉地抬了抬手腕,瞬间心跳到了嗓子眼,赶紧提醒众人:“快躲开!”

????说时迟那时快,苏梨蹙紧两弯柳叶眉:“好吵,走开……”

????她莹白如玉的小手不经意一挥,距离她最近的医生受到波及,只听“啪”的一声,医生右脸印上了一个红通通的巴掌印,明晃晃的,以肉眼可见之势迅速肿起,极度骇人。

????#人间惨案,风度翩翩的男医生一秒变猪头,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丧?#

????倒霉医生挨了一耳光没处说理去,又不能在一群貌美如花的小护士面前丢了面子,于是故作幽默的说:“看来患者恢复得不错,力气还挺大的嘛。”

????小护士抱紧怀里的文件夹,望着帅气医生脸上的“五指山”抿嘴隐晦一笑:“赵医师,您还是回去上点药吧,看起来肿得蛮严重的,好吓人。”

????“没事没事,一个瘦弱的姑娘而已,能有多大的力气?”医生内心全是泪,但嘴上仍在硬撑,天知道他现在被右脸拐的半边身子都麻了,火辣辣的。

????“姑娘?”尤剑挑眉瞪眼,表情极度夸张,一副想笑又要保持形象的样子,“她这样的如果能称作姑娘,那我就是萌萌哒小公举。我这‘哥们儿’可是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到大学蝉联铁人三项十连冠,撸铁小达人,一巴掌能把男同学呼成中耳炎,一脚能踹得男生从此对女生失去性趣,我强烈建议您去做个脑CT。”

????医生脸色风云变幻,叮嘱小护士一句时刻关注患者状况就逃也似的冲出了病房。

????——

????苏梨睡够了逐渐悠悠转醒,一睁眼就看见两张大脸悬在她的头顶之上,一张她认识,另一张没印象。

????不等她开口,那张陌生的脸已经飙出了眼泪,情急之下甚至嚎破了音:“呜哇——苏教授,您终于醒了,您再不醒我就要内疚死了,都怪我没保护好您,还让您为了救我而磕到了脑子,幸好棺椁是号称‘软木之王’的金丝楠制成的,没有红木紫檀那么坚硬。”

????苏梨:“……”

????什么玩意儿?

????哪来的娘炮?哭鸡尿腚的。

????她还没死呢,搁这儿号什么丧!

????年轻小伙子伏在床头声泪俱下半晌,发现苏梨没有半点反应,完全在状况之外,不禁内心泛起嘀咕:“苏教授怎么了,为啥这样看着我?那我现在怎么办,是该继续哭还是该停下?”

????尤剑看出苏梨有点不对劲,拎着小伙子后脖领子把他弄走,自己挤到病床前,伸出三根手指头在苏梨眼前晃悠:“大梨子,看着我,告诉我这是几?”

????这个二傻子,苏梨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响亮回答:“2!”

????尤剑眨巴眨巴眼睛,在苏梨略显苍白的面孔上转了一圈,成功从她眼中找出讥讽之色,嗯……还是他兄弟大梨子,尤剑长出一口气,终于放下心来,面不改色的掰瞎话:“没错,这就是2!”

????旁边已石化的小伙子先是瞠目结舌,后又浮上愧疚的神情,嘴巴瘪了瘪,眼中噙泪,弱弱发声:“完了,我们苏教授伤了脑子都二三不分了,这可咋办呐?”

????说着两行泪珠子掉地上碎八瓣竟是又要赖叽,苏梨最讨厌这种弱不禁风的男性嘤嘤怪,她拧紧黛眉,迸发出一股煞气,恶狠狠的说:“憋回去!”

????小伙子立刻收声,噤若寒蝉,动都不敢动了,身上的帽衫被尤剑刚才拽得衣衫不整,后边的帽子还维持着朝天撅的形态,他吸了吸鼻子,委屈的打了俩嗝:“唔……苏教授,我可以跟你商量个事吗?”

????在苏梨高强度的射线之下,小伙子神情凄楚,吞吞吐吐开口:“可以帮我向秦先生求求情吗?我怕他会派人‘追杀’我。”

????苏梨脑海空白一片,当即反问:“秦先生是谁?”

????尤剑:“……”

????小伙子:“……”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连一向不着调的尤剑都变了脸色。

????苏梨完全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兀自口若悬河的说:“小剑剑,我跟你说我做了一个特别荒唐的梦,八成是前段时间咱们去电影院看《盗梦空间》的后遗症。前一秒我还和大宅院里和小伙伴们玩泥巴,后一秒我已经站在了神圣庄严的婚礼殿堂,穿着一袭美炸天的洁白婚纱,一位比小李子当初演泰坦尼克号时还英俊的男士给我戴上了一枚闪瞎眼的超大颗钻戒,那大钻戒大的,不是我吹,比你眼珠子都大。”

????说到尽兴处,苏梨手舞足蹈,右手无名指上那枚淡粉色“鸽子蛋”成功让她闭上了嘴巴,然后又慢慢张成“O”型。

????苏梨大惊失色,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劈里啪啦坐起来,麻利极了,一个病号的身手矫捷程度令正常人自愧不如。

????她把右手举到眼前仔细辨认,两排浓密如小扇子似的睫毛慢悠悠扇动两下,半天发出一声尖叫:“怎么回事,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梦想成真?这东西好像是真哒!”

????尤剑暗自扶额。

????终于知道我为什么对她没有非分之想了吧?

????这家伙顶着一张女神的脸却净干些女吊丝才干的事,槽多无口。

????苏梨像捡了个大便宜,乐得都不知道东西南北了,红润饱满的樱桃小嘴儿快咧到耳朵根了,如果不是无从下口,苏梨绝对会当场用牙咬一咬验验真伪,那财迷的小模样简直没眼看,当真是白瞎她长了一张高贵冷艳狂甩明星嫩模十八条街的芙蓉玉面。

????尤剑挠了挠眼皮:“当然是真的,毋庸置疑,华航集团太子爷难道会买一个假货给老婆?据说你手上这枚稀世粉钻是Cherish全球着名珠宝首席设计师亲自打造的,名为‘女王的桂冠’,价值不菲。”

????“打住!”苏梨听得云里雾里,“我蒙圈了,什么华航集团、什么太子爷、谁是谁老婆?”

????尤剑头上淌下三滴冷汗:“梨哥,你睡一觉连自己性别都忘了?你觉得谁能是谁老婆,难不成华航集团太子爷是你老婆?”

????苏梨漆黑的瞳仁儿在清澈的眼湖中滴溜溜地转,明显不解其意,尤剑急中生智,扯过旁边一本财经杂志,指着上头的封面人物疑问三联:“这人是谁?你认识不?有没有印象?”

????苏梨瞪大漂亮的眼睛,封面上是一个俊美无俦的男人,西装革履,气质高贵,典型的社会精英式人物,那张脸五官深邃,棱角分明,仿佛是能工巧匠呕心沥血雕琢而成,透着璞玉般的清隽朗润,只是那双眼睛含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与疏离,抿紧的唇线勾出一丝凉薄,淡粉色的唇珠在她看来十足的性感,即使眸光犀利,也不影响她想吻那两片唇的冲动。

????我嘞个去,这也太太太帅了吧,侧颜线条流畅无懈可击,仿若九重天上的神祗!!!

????她在脑海中迅速检索一遍,最终结果是查无此人,望着苏梨一脸懵逼的样子,尤剑的心一点点变凉,无数只草泥马狂奔而过。

????忽然,苏梨哎了一声,身体前倾,单手捏住杂志边缘,花容月貌的脸上表情无比正经,就在尤剑以为事情出现转机之时,女人笑容逐渐猥琐,很大声地刺溜了一下口水:“嘿嘿嘿,不过这男人还真他喵的帅,把咱大学许校草都比到土堆里去了,天壤之别天壤之别,小剑剑,你忒不厚道,逗我玩是吧?这种‘珍稀动物’我怎么可能认识?”

????话落,苏梨扬起纤细白皙的小脖子,猛然用胳膊攫住尤剑,后者身体倾斜45度角,一口气没上来险些憋死,只听她哈哈大笑指着杂志封面说:“姐姐给你科普一下知识啊,这样的男神呢,就是那种只消远远看上一眼,立刻能判断出这辈子跟我没啥鸡毛关系。”

????说完苏梨放开濒临窒息的尤剑童鞋,然后仰天长叹,故作惆怅的扶了扶额:“哎,像我这样智慧与美貌并存的女神怎么就找不到一个好男人呢?如果这样的优质男神是我老公,我一定每天亲他八百遍,把他按在墙上亲秃噜皮为止。”

????尤剑看着苏梨哈喇子淌三尺来长,大脑当机三秒,然后从她手里抽出杂志往她头顶敲了好几下:“卧槽,你不认识,这他妈是你老公,你告诉我你不认识?还亲秃噜皮,你咋不上天呢?把你能耐的,你一见他跟耗子见了猫似的,吓得咪儿咪儿的,他一个眼神你就没声了。”

????此刻病房内另一个小伙子已经开始抱头鼠窜了:“夭寿啦,秦先生一定会杀了我的,他不会放过我的,苏教授为了救我脑子瓦特了,把她老公给忘了!!!”

?

小亲昵: 1.第一章阅读完毕!